这是描述信息

EN

五金矿产

五金矿产

五金矿产
五金矿产

五金矿产

五金矿产
五金矿产

五金矿产

五金矿产
/
/
/
中国:国际矿业日益重要的角色

新闻动态

News center

资讯分类

中国:国际矿业日益重要的角色

  • 分类:行业动态
  • 作者:
  • 来源:
  • 发布时间:2011-12-15 14:50
  • 访问量:

【概要描述】2011年中国国际矿业大会,吸引了全球50多个国家的政府官员、专家学者、矿业企业、金融机构代表共计4800余人参会,其中包括来自19个国家和地区的24位矿业部长。

中国:国际矿业日益重要的角色

【概要描述】2011年中国国际矿业大会,吸引了全球50多个国家的政府官员、专家学者、矿业企业、金融机构代表共计4800余人参会,其中包括来自19个国家和地区的24位矿业部长。

  • 分类:行业动态
  • 作者:
  • 来源:
  • 发布时间:2011-12-15 14:50
  • 访问量:
详情

  2011年中国国际矿业大会,吸引了全球50多个国家的政府官员、专家学者、矿业企业、金融机构代表共计4800余人参会,其中包括来自19个国家和地区的24位矿业部长。在全球经济持续动荡,矿业发展走向扑朔迷离之际,本次矿业大会参会人数之多、参会高官之多、展览面积之大,反映了全球对矿业的关注、对中国经济发展的期待,也反映出中国在全球矿业发展中正扮演着日益重要的角色。

  中国地质调查局发展研究中心周平、唐金荣、施俊法、杨宗喜四位研究人员近日完成的《2011年全球矿业形势分析与展望——从2011中国国际矿业大会谈起》,从全球矿业形势判断、矿业与资本市场以及矿业企业“走出去”三个方面反映了2011年中国国际矿业大会上的各种观点,阐述了对全球矿业形势的分析。

  国际矿业不稳定因素增多,中国经济增长是全球矿业发展推动力

  从2011年中国国际矿业大会上专家的发言来看,对当前全球宏观经济走势和矿业形势的判断存在两种不同的看法。一种是乐观派,他们认为金融危机后,矿业发展已经进入了正常的发展轨道。中国、印度、非洲等新兴国家和地区的基础设施建设、城市化进程等,将继续推动全球经济及矿业快速前行;另一种是悲观派,他们认为当前发达国家经济下滑危机加剧、PMI急剧减速、信用违约风险上升等不利因素,将使得潜在的二次探底风险及其对矿业的影响逐渐显现。《报告》认为,这两种观点并不完全矛盾,乐观者主要基于中长期经济走势,而悲观者考虑更多的则是近期宏观经济的走势。

  有些专家认为,中短期经济不确定性增加,经济衰退或将拖累矿业发展。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世界发展研究所丁一凡研究员指出,国际市场上交易的资源总量远远超过经济发展所需的资源,资源交易已成为金融投资(或投机)的重要工具。而且,资源价格的变化往往取决于定价货币汇率的波动,而核心国家的货币政策的改变可以使市场的方向大变。有色金属华东地质勘查局局长邵毅认为,当前全球经济的衰退必然影响全球矿产资源需求,拖累矿产勘查投入。经济波动首先会表现在大宗商品价格的震荡起伏上,继而又会对供需关系产生影响。如果大宗矿产品价格持续走低,无疑会影响到投资者对矿产资源的勘查投资,尤其是一些初级勘探项目会遭遇融资瓶颈等制约因素。

  大会上,与会专家对于全球矿业经济仍处于“第三个(超级)周期”的认识和判断基本是一致的。在经历了美国工业化带来的“第一周期”、欧洲工业化驱动的“第二周期”之后,全球矿业经济正处在以中国为代表的新兴经济体工业化对资源的超常需求周期中,尽管2008年金融危机出现了短暂的停顿。专家们认为,中国和非洲将继续推动世界经济增长。基础设施建设、城市化进程、较为宽松的财政货币政策、大规模的投资计划将继续推动中国经济快速增长;而非洲作为年轻富有活力的、人口快速增长的地区,其城市化进程、对新技术的渴望与应用、待开发的巨大资源潜力、日趋成熟的金融业等因素,将积极推动非洲在世界经济活动中的崛起。

  此外,专家们还认为,全球矿业投资将继续攀升,未来十年原材料价格指数将高位运行。相比于大宗矿产,高新技术矿产前景更加看好。中国五矿公司总裁助理王炯辉指出,随着高新技术产业的快速发展,新技术矿产原材料的需求必然快速增加,这将是新技术矿产勘查、开发与投资的一个机遇期。由于高新技术矿产对促进新能源和高新技术产业的发展,对于提升国家高新技术竞争力具有重要战略意义,如果新技术矿产战略实施到位,极有可能带来新技术新材料的产业结构优化升级。

  结合矿业大会上专家的观点,《报告》提出了对全球矿业形势的新认识:一方面,欧债危机深度发酵,全球经济二次探底风险继续增大;另一方面,巨量流动性与新兴国家旺盛需求,造就了新一轮矿业泡沫;同时,全球经济增长不如预期,部分缓解了矿业泡沫扩张的速度。《报告》指出,总的来看,中短期内,欧美债务危机的进程及其解决方案将影响全球矿业市场的发展,不能排除经济衰退的可能性。同时,在全球巨量的流动性驱动下,即使中国对矿产资源的需求增速有所减缓,全球大宗矿产品价格仍将维系高位波动态势,并且震荡幅度将更加剧烈。从中长期来看,全球经济或将在2013~2014年后走出阴霾,美、欧、中国等主要经济体在经过一系列结构性优化调整之后,经济增长将更加健康、可持续,全球矿业前景良好。

  中国矿业资本市场成为国内外金融机构争夺焦点

  本届国际矿业大会一个突出的亮点是,参会的金融机构数量增加。《报告》认为,这说明中国矿业资本市场已成为国内外金融机构关注的重点及争夺的焦点。

  目前,矿业投融资好于其他产业,中国尤其如此。据中银国际董事程雁介绍,2011年1月~9月,在国内及国际市场资本融资中,矿业行业的融资规模在全部行业融资规模中占很大比重。良好的资本市场无疑为矿山企业的生产经营、扩张及收购作出了巨大贡献。我国矿业投融资环境表现更为突出。国土资源部副部长汪民在矿业大会发言中指出,今年前三季度,我国矿业投资保持强劲增长,投资额同比增长27.9%,高于固定资产24.9%的投资增速。另据清科数据库的最新数据,2011年8月在中国创业投资暨私募股权投资(VC和PE)市场上,能源及矿产行业高居投资金额首位。

  多伦多证券交易所中国首席代表郜翔总结了过去5年的全球矿业股权融资情况:从融资额来看,全球为“三所鼎立——多伦多证交所、伦敦证交所和澳大利亚证交所”。加拿大蒙特利尔银行金融集团旗下资本市场副总裁Egizioy在分析全球私募股权和风险投资时指出,北美和欧洲作为全球最大的矿业资本融资市场,短期内新兴国家资本市场难以改变这种格局。国内受矿业资本市场发展滞后的影响,更多国内矿企选择通过境外资本市场进行融资活动。

  专家们还指出,中国矿业资本市场发展动力强劲,急需引导和规范。由于国内矿业资本市场发展滞后,现有的主板、中小板和创业板等门槛过高,条件苛刻,矿业企业难以进入。据中信证券股份有限公司董事总经理金剑华的分析,截至9月末,我国矿业相关板块总市值约为4.84万亿元,占A股总市值的18.28%,为我国A股市值第二大板块,但这仍不能满足国内矿业企业做大做强的资本需求,致使许多企业纷纷“外出”,到境外融资。

  不过,近年来国内矿业资本市场建设也取得较大进展:一是国家设立了中央地勘基金,各省市设立了省级地勘基金,填补了国内风险勘查基金的空白;二是推进了矿业权市场体系建设,各地相继建立了矿业权交易所;三是国内大型矿业企业与金融机构联姻,建立各类私募基金。

  《报告》认为,在当前宏观经济形势不确定、不稳定的背景下,矿业板明显好于其他行业板块,全球大量的金融资本流向矿业市场,且借着新兴国家强劲需求之势进行大肆炒作,势必造就新一轮矿业泡沫,加剧全球矿业市场的动荡,给矿业的可持续发展带来新的隐患。因此,针对国际新形势,针对当前国内快速涌现的各类基金,有关部门要从国家的高度,从行业健康发展的角度,提前做好顶层设计,制定好相关监管政策与细则,开展相应的模拟研究,做到未雨绸缪,有备无患。

  中国矿业企业“走出去”面临新的形势和挑战

  改革开放特别是加入WTO以来,中国已成为世界“制造工厂”,对矿产资源强劲的需求,成为我国实施矿产资源“走出去”战略的最大动力。同时,从金融安全角度,我国3万多亿美元外汇储备,也需要通过企业“走出去”来降低外汇储备的金融风险。《报告》指出,从本届矿业大会来看,我国矿业企业“走出去”面临新的形势和挑战。

  过去五年,中国在澳大利亚的直接投资,年均增长50%以上。Intierra公司在大会展示资料显示,中国矿业公司在海外矿业收益额达389.68亿美元,主要来自澳大利亚、哈萨克斯坦和俄罗斯等国家,矿种主要为煤、钛、锌等。与此同时,中国在全球矿业并购交易活动中扮演的角色被夸大。澳大利亚、加拿大及欧洲发达国家仍旧是全球并购交易中的主要买方。中国公司参与的收购交易只占2010年全球并购交易的6%,而北美公司占到52%,澳大利亚公司占16%。据德勤公司资料显示,中国实际只控制着本国领土以外现有全球矿业总产量的1%,与澳大利亚和加拿大等矿业强国仍有相当大的差距。

  专家们指出,中国矿业企业“走出去”,前途坎坷,主要表现在:矿业投资门槛逐步提高,资源保护主义抬头;全球矿业技术人才严重短缺,威胁矿业项目建设;与世界其他地区存在着巨大的文化和社会差异等。

  本次矿业大会,围绕中国企业“走出去”战略进行了深入的讨论,不同的学者、企业家和专家从不同的角度提出建议。

  一是要做好国家战略的顶层设计,适当放宽政策限制。有色金属华东地质勘查局局长邵毅认为,应做好国家“走出去”战略的顶层设计,把资源配置与对外援助和产业转移结合起来。紫金矿业董事长陈景河建议,为企业提供自由决策权和产业支持政策。政府在鼓励矿产企业“走出去”的同时,应该打消顾虑,多提供一些自由决策权和支持政策。他还呼吁用一部分外汇设立一个供国内矿业企业海外发展的“专项境外矿产资源基金”。从外汇储备中取出若干资金,去支持海外矿业的勘查、开采、收购,支持有实力企业的海外发展。

  二是企业应担负起相应的社会责任。企业在“走出去”过程中,要结合公司战略目标,有所专注。国外的矿产项目多如牛毛,但并非所有项目都适合企业发展,只有那些符合企业业务发展方向和战略目标的项目才是好项目。同时,我国企业应在安全和环境保护方面履行相应社会责任,成为受目标国欢迎的企业。

  三是要衔接国际矿业标准,择机进行海外并购。一方面,我国地勘单位“走出去”进行矿产勘查需要遵守国际统一的经济技术评价标准和工程设计标准等。另一方面,在海外并购之后,需要对国外资产进行整合。如果标准不一致的话,也会影响到决策层和管理层之间的沟通。这就需要我们加快制定国际化的矿业标准。同时,我国矿业企业应统筹规划,既要实施海外风险勘查,又要抓住难得的“窗口”期,收购或并购海外优质矿产资源。

  四是采用灵活多样的“走出去”方式。当前国际大背景下,国有企业收购国外公司,取得控股权,西方国家普遍存在戒心。通过国有与民营企业的联合,由民营企业出面,进行资产重组和股权转换,可有效降低风险。对于全面控股,还是参股这一问题。外资企业对中国企业的控股也具有一定的疑虑,应具体问题具体分析,绝对控股未必是好事,只要能确保我国资源权益,任何方式都值得探索。

扫二维码用手机看